做人不能只做自己,星空演讲

图片 1

图片 1

由腾讯娱乐与腾讯视频主办的“星空演讲”6月25日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黄渤、王凯、柳岩、邹市明、田朴珺、董子健群星毕至,以演讲者的身份分享自己的故事和感受。
在一个轻易就能获取套路的时代里,星空演讲仍然坚持主打真心。旁人看来已是星光熠熠、功成名就的演讲者,仍然坚持真诚地从自己的切身经验乃至切肤之痛出发选择自己的演讲主题,真切地剖析自己的所思所感,认真地分享从中收获的启示与感悟。从黄渤之“幽默”、王凯之“等待”、邹市明之“坚持”,到柳岩之“被冷漠”、田朴珺之“被偏见”、董子健之“被放养”,每一位嘉宾都选择了最真实、最自我、最内心的经验分享,并努力将对问题的思考从一己出发,延展到更广大的行业、代际乃至社会、人生。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
“从我自己而言,我很烦鸡汤式、正能量式的励志,鼓吹有梦想就能实现,但星空演讲并不是鸡汤或正能量,每位嘉宾是真正遇到了生活中的困难,并为了克服困难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们与观众分享的是真实人生。”主持人梁文道总结。
如果幽默也有专八考试?黄渤只化解尴尬,不制造尴尬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黄渤
黄渤在星空演讲中择取的主题是如何用幽默化解尴尬。作为一名不以颜值取胜的男神,幽默感是黄渤多年来保持高口碑的原因之一,而以他的自述,自己的幽默段位之所以能不断进取攀升,就是因为“我的日常生活之一,就是面对颜值不高引发的尴尬。”
如果面对尴尬的处理方式也有等级考试,黄渤一定是过了专八的高级人才。根据环境不同、气氛不同,他有各种技术性的应对。很多时候他采取以退为进的自嘲,比如星空演讲刚一上台,他就自嘲没有掌声,观众自然报以掌声,而提到外面很多粉丝举着王凯的牌子,话没说完,观众便心领神会喊出:“黄渤帅。”
有的环境轻松、关系熟稔的时候,他也会采取反击式的幽默,比如一次颁奖礼上,颁奖人问他:“马云说,男人的长相和他的才华往往成反比的,不知道黄渤怎么看这句话?”黄渤说:“我相信这话也一直激励着您。”
在外界看来,这种临机应变的急智与幽默已经是黄渤重要的个人特征了,然而在星空演讲上他却披露,自己心里一直在反思这种“快准狠”的幽默是否真正妥当。黄渤举了一个例子:一次在机场有人特别热情冲上来跟他握手、表达对他的欣赏,他一激动问了人家最喜欢哪部戏,结果就发现对方其实是认错人了。他心中自然淡淡地忧伤,然而也只是在人家递来的本子上默默签下了“王宝强”三个大字。
对方满意地走了。而黄渤由此开始琢磨,这种在现场未必有直接效果的方式,反而可能是更高层次的幽默:“讽刺、毒舌、小聪明不是幽默。幽默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让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更愉快、更舒服。”
为此黄渤发现了一位更高的高手:林志玲。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志玲姐姐跟幽默并不搭边,听到笑话跟明白笑点之间起码有半拍的时间差,然而黄渤却认为,这种慢半拍的反应却能够给自己一个缓冲,比如在某些“一群大老爷们”的玩笑上,志玲姐姐通常是毫无反应的,“她聪明地用“选择性忽略”这种方式,避免了这一次的尴尬,以及以后可能会面临的尴尬。因为讲笑话的人会因为她的没有反应而意识到:我过度了,过度的幽默反而会造成尴尬。”
仿佛为了证明这个观点,主持人梁文道现场测试了黄渤的幽默值:“如果讲笑话别人都不笑,怎么办?”而黄渤答:“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就是让自己尽量不要讲笑话。”
如果梦想并非唾手可得?王凯等得起,邹市明打得过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王凯
演员王凯与拳击手邹市明都选择分享如今这份使他们安身立命的、热爱的职业带给他们的考验与磨砺,以及在逐梦的过程中自己得到的成长。
王凯是星空演讲当晚人气王,在主持人报幕时便收获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然而这样一名成功的演员,表示自己的演员梦一直受到家里反对:“我们王家祖祖辈辈也没有过像你这种奇怪想法的人。”
直到高中毕业后,王凯进入当地新华书店工作,有一天值夜班的时候,有一卡车约15吨的书需要卸货,王凯一个人,“提着一捆捆牛皮纸扎着的书,从车上卸到店仓库里,进进出出走了无数趟,堆了满满一面墙。天亮后,我捏着酸麻的胳膊走出书店。我突然意识到,我只是是一个固定的搬运工,好像一眼就看尽了二十年后的生活。那一刻,我感到特别孤独和悲伤。”
王凯自此开始参加选秀节目、表演培训班,并考上了中戏。但他发现看似自己正在朝梦想一步一步靠近,但还是隔着遥远的距离:开始没有角色来找他,后来演了《丑女无敌》的陈家明开始有名,来找他的却永远是同类角色。导致他7、8个月都没有接戏。
王凯并不认为自己属于被天赋和运气眷顾的表演者,但他有着很好的心态:在一个人人都向前冲的环境里,他是一个可以定下心来等待的人,等待机会出现,也等待自己成长。“我很喜欢李安导演说的那句话,他说: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
王凯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够等得起,是因为真正有志于将表演作为终生事业,相比一生的长度,等待的这些时间并不足道。“所以我有耐心,我可以等,可以磨,我需要让自己能在时间的历练中成为更好的人。这样在遇到一些好角色的时候,导演从我身边经过,我能站出来说,我可以。不管此时此刻正在哪个岗位上坚持的你,相信你们也一样。”王凯的演讲收获了观众热烈反响,连梁文道也赞叹,原本以为王凯只是话少面冷表情帅,没想到演讲都可以这么精彩,令自己“太讨厌帅哥了”。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邹市明
相比王凯偏重静态的等待,邹市明选择主动出击、改变自己,不仅去战胜身体上的先天弱势,还不断去适应事业上的新要求。正如他在星空演讲时的表现,尽管一上台有些紧张吃了两个螺蛳,但马上渐入佳境,与观众互动频繁,现场笑声不断。
到31岁时,邹市明还是国家队标准化的训练产物,从饮食到打法都受到严格规定,10多年的训练塑造了他的肌肉记忆与本能反应。邹市明臂展较短,在拳手中属于先天弱势,而他为此自创了一套依靠灵活的脚法的打法,尽管使脚上老茧遍布、鞋子每个月磨破一双,但毕竟令他拿到了两块奥运金牌。
但在32岁后,这一切都成他的负担。那一年他退役来到美国成为职业拳手,而在职业拳坛,他的灵活战术被视为懦夫,他为了48公斤级而严格控制的体重跟不上体能要求,他的年龄也即将迎来体能下滑期,而他以前的练习方式无一能用,必须全套推翻。
他像一个新人一样展开训练,每天跑十公里,每天天还没亮就从好莱坞山下开始跑步,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翻过山头,跑进晨曦之中。别人看来这是一幅极美的画面,然而只有他知道,这个时候身体的难受劲。
凭借这样对自己的要求,邹市明觉得自己“不仅可以突破先天身体的极限,还可以突破后天自我限制的壁垒。”19天前,在他的35岁生日也就是通常认为的体能下滑期之后,他还是拿到了卫冕赛冠军。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一直打下去。但我也清楚,你可以挑战身体极限,却无法违背自然法则。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打多久,就像我不知道皓皓的脐带血将来会不会派上用场。但我相信,哪怕命运真的给我枷锁,我依然可以努力突破它。”邹市明说。
如果这社会非你所愿?柳岩打破冷漠,田朴珺迎战偏见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柳岩
星空演讲的两位女嘉宾,演员柳岩与制片人田朴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更偏公共议题式的话题展开演讲。
柳岩有感于随着时代变化,冷漠从一个贬义词渐渐变成了中性词,甚至有被玩成网红的趋势。她记得自己童年时,整个筒子楼的邻居亲如一家,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像家人一样照顾她和哥哥,任何一家有麻烦的时候,全楼都会伸出援手。
“可是现在,邻居,已经变成了离我们最近的陌生人。我北漂十一年了,总共搬过五次家,我不认识一个邻居。冷漠,让我们远离了其他人,规避了麻烦,但也让自己被远离,成为了一个个单元房里的孤岛。”柳岩反思。
甚至她认为,在自己醉心工作的时候,对父母都可以是个冷漠的女儿。她曾为了完成工作,强拉着恐高父母爬上大桥,父母勉为其难顺从了女儿,但从桥上下来后,柳岩的父亲批评了她:“我怕高!你爸爸已经老了你不知道吗?”
谈及此处,柳岩动情哽咽,她发现自己在家人身上都表现出了“不由自主的冷漠”:“那一瞬间我突然泪奔,我很难受。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挺孝顺的,但我真的足够了解我父母的现状吗?”
她由此联想到了许多社会新闻与影视作品,因为陌生人的漠不关心,在孩子之类的弱者身上,已经发生过种种惨剧。为此柳岩呼吁,从身边做起,从打破冷漠做起:“在楼道里碰到了,和你的邻居打声招呼;隔壁的快递到了,帮你的邻居收留一阵;想点外卖不够起送费,邀请你的邻居一起凑单;独生子女没人陪她玩吗,邻居的孩子恰巧也有这样的苦恼。这些行为不需要太大的交际成本,只需要你付出一点善意和信任,邻居也许就不再是陌生人。不如我们来试试看,往前走一步,让住在对面的那个人,别再只是陌生人。”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田朴珺
而田朴珺从“王的女人”说起,讲述了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偏见以及应对。田朴珺认为,自己从小到大都遭遇着性别偏见,从自己家里的重男轻女,到学校教育对男女生不同的期待,甚至在进入房地产职场后,她和相同级别的男同事一起出去,都会被天然地当作是男同事的秘书。
她曾为这类偏见大哭,当父亲谈论还是希望有个儿子的时候,当她被报道成一个强吻巴乔的女明星的时候。但到今天,田朴珺认为:“只要你努力,任何性别偏见与能力偏见都不是问题。想获得别人的尊重,请用你的成绩证明。”
田朴珺表示,自己性格中有争强好胜的一面,很多事都会因为不服而想去挑战,从演艺圈进入房产界,又出来自己创业,因为她认为参与挑战的权利男女平等。她认为自己至今还是在受到偏见:“比如当我在事业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后,大家在心里也会暗自说:恩,这与她个人的努力无关,而完全与她搭上了谁谁谁有关。”
田朴珺认为,面对偏见要坚持三点:第一,不模仿别人,坚持做自己。第二,树立职业自信。第三,永远不要为偏见辩解。她表示自己是一个因为长期睡眠不足4小时,大脑的一块区域已经变成蓝色。“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后来那些受过的伤,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坚强的地方。”她总结。而梁文道感慨,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女性,大众观点不应再将她视为王的女人,希望有一日,社会能视王石为“田的男人”。
如果整个行业先认识了你妈?董子健不拼妈,在放养中成为自己
星空演讲,听黄渤王凯等明星讲你没听过的故事董子健
作为演讲嘉宾中唯一的90后,演员董子健的演讲主题也颇为“90后”:既然所有人都在说他拼妈,索性还是由自己来谈谈他与他妈的相处。
董子健的母亲王京花是中国第一代经纪人,业内尊一声花姐。当董子健入行时,所有人都以为是家里原因,然而董子健认为,因为他母亲,他反而对这行并不向往:从小他就是个需要和这份工作争夺母亲的孩子,大多数时候被放养,就算是为数不多的相处时间,她的工作还是不断出来干扰。至于母亲回家独自躲在房间里大哭的场面,他见过太多。
他的第一部电影《青春派》,是导演在健身房里见到高中生的他,问他愿不愿意演戏。花姐当时起到的唯一作用,是在小董问她是否有一个叫刘杰的导演时,确认了此人并非骗子。
因为这部电影董子健拿了几个表演奖,但他却一直担心业内的肯定并非因为他自己,而是出于给花姐面子。当时他有所迷茫,放弃高考去美国游学,家长一如既往地同意了:小董从小被放养,曾经一周七天快餐吃成小胖子,但也会为了姑娘拼命减肥瘦回正常体重;曾经因为早恋名动全校,却也因为花姐扔在厕所的一本《动物凶猛》理解了自己并不特殊的青春。这次也是一样,洗过盘子当过油漆工,和同学合开了一个影像社已经可以盈利,然而还是想演戏,还是回了国。
相比母亲的业内地位,董子健觉得更重要的是母亲的放养政策:“外界眼中的嚣张和叛逆,在我妈这里都能顺利通过,我可以安心的做自己了。我在成为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上,更加无需犹豫。”
“不要再说我拼妈了,我是和妈妈赛跑的人,希望有一日大家能说,我妈是在拼儿子。我从这种放养教育中汲取到养分,勇敢成为自己,而不用在任何时候担心,这是否会可以取悦父母,因为那早已不是值得担忧的问题。”董子健说。
这场演讲被视为大量圈粉,以至于演讲结束后小董从衣服里掏出一瓶水喝的动作都引发迷妹尖叫。梁文道调侃,在他那里,一向不是小董拼妈,而是妈拼小董:“我是知道你之后才知道你妈妈的。”并表示贾樟柯对董子健的表演赞不绝口,而董子健机智回应:“您很有品味。”引发一片笑声。

“我们平常所以为的明星,我们以为自己很熟悉他们,他们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看法?如果我们只是带着我们既有的狭隘的想法去看他们的话,今天你会大吃一惊。”这不是中央一套的《开讲啦》,也不是美国的“TED大会”,但是这也是一场演讲,我们平时熟知的明星,脱去星光熠熠的外壳,以一个演讲者的身份站上演讲台,和观众分享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这场演讲从柳岩开始,到黄渤结束。柳岩说讲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董子健讲了自己对“拼妈”的想法,皱市明讲述了自己怎么突破身体局限对他的限制,田朴珺说到了她“不靠男人”心路历程,王凯讲述了自己在成名前的静默等待,黄渤用自嘲的方式讲了化解尴尬的几个方法。套用黄渤的一句话:“今天让你们不白来”。

柳岩:你的冷漠是每一次伤害的帮凶

柳岩说,在十年前,“冷漠”一定是一个纯贬义词,而随着时代的变化却渐渐变成了中性词,甚至有被玩成网红的趋势。冷漠在我们的心底慢慢滋生,甚至没有人觉得冷漠没有什么不妥。她举了很多例子,电影《奥罗拉公主》里因为冷漠而“被杀死”的小女孩,在商场里被男人一脚踹飞却被视而不见的孩子,以及我们身边那些渐渐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的邻居。但是最动情的,莫过于她提到自己醉心于工作时,对父母亲的冷漠。

柳岩说到她之前带着父母去参加《带着爸妈去旅行》,发生了一件让她记忆深刻的事情。那天的节目里,四组家庭在节目组的安排下登上了悉尼的海港大桥,其他家庭都很兴奋,但是她的父母却不愿意上去,因为柳岩爸爸恐高。柳岩还是强迫性的把爸爸拉上了大桥,但是爸爸全程都闭着眼睛,瑟瑟发抖。节目经过剪辑后,看起来很轻松,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事实上,柳爸爸很生气,更糟糕的是,他的心脏出了问题。柳岩不解,爸爸以前明明不恐高啊?柳爸爸生气地说:“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年我的身体出现了什么变化!”她哽咽着说完这个例子,平时她在公众面前展现出的都是孝子形象,新闻报道都是“赚钱给妈妈治病”等等,但是这件事情却让她意识到了自己作为女儿对父母的“冷漠”。

这也引发了她的思考,如果我们都能因为工作对身边最亲的人冷漠,那么对于邻居甚至是陌生人呢?这时候需要我们主动去打破冷漠,“在楼道里碰到了,和你的邻居打声招呼;隔壁的快递到了,帮你的邻居收留一阵;想点外卖不够起送费,邀请你的邻居一起凑单;独生子女没人陪她玩吗,邻居的孩子恰巧也有这样的苦恼。这些行为不需要太大的交际成本,只需要你付出一点善意和信任,邻居也许就不再是陌生人。”

董子健:以“拼妈”为荣,希望她有天能拼儿子

董子健是当晚唯一的一个90后演讲者,他出演过《青春派》、《山河故人》和《德兰》等口碑颇好的电影,但是从出道开始,他就被贴上“中国第一经纪人王京花的儿子”的标签,在他成为演员的三年中,总免不了“被拼妈”。他“一心想要成为靠作品的说话,自己有两把刷子的演员。”而他的演讲主题就是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分享自己如何“躲避这种看似优越的命中注定”。

从23岁的董子健的脸上,能看到他作为90后的青春模样,也能看到他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由于父母都忙于事业,董子健几乎是从小“被放养长大”,作为一个从小就和母亲去见明星见导演、和母亲到处去谈合作的孩子,他在心智上比同龄人都要成熟,而他进入演艺圈,却并不是因为母亲“花姐”。他在健身的时候被《青春派》的导演看中,并且因为这部电影拿了几个表演奖,但是他却觉得这一切似乎只是因为母亲的面子,他不能接受他的“演员”身份,于是他选择了留学两年。

在主修政治和哲学的留学生涯里,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写什么都影视相关,原来自己还是很喜欢当“演员”。之后在演戏的时候,他很投入。他讲他在拍《德兰》和《山河故人》时的心态,能从每天面对高山长河骨瘦如柴的小王身上体会到绝望的爱,能从鼓足勇气去亲大自己很多岁的中文老师的道乐身上体会到“想爱谁,爱上了谁,就去爱”的勇气。董子健说,只要做一天演员,他就不会放弃作出进入这个行业时的初心。

“我不在乎外界的眼光,也不在乎更多负累”。他说他为自己能“拼妈”而感到荣幸,但是也希望“不要再说我拼妈了,我是和妈妈赛跑的人,希望有一日大家能说,我妈是在拼儿子。”坦然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中国第一经纪人的儿子”的身份,通过努力去证明自己,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这就是董子健正在走的路。

田朴珺:谢谢那些伤害过我的误解与偏见

可能很多人认识田朴珺是从“王的女人”开始的,“地产大亨王石叱咤商界数十年身价过亿,当然身边美女自然数不胜数,可为什么却选择了十八线女星田朴珺?”和王石在一起后,这类句子似乎成了形容田朴珺的标准语言,“偏见就是这样,你还没有来得及被了解,就已经被判断。”田朴珺在演讲中说道,“这个社会给予女性太多的偏见和太多的束缚”。

田朴珺说起自己小时候因为是女孩而被父亲要求严格,甚至无意中听到父亲对母亲说:“我做梦都想要个儿子”。这给她的性格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她暗暗发誓自己将来绝对不要靠男人。“我不否认我性格里有很多好胜的一面,而这种力量,正是从偏见开始的。”她说到了很多在校园里、工作中别人对男女性别差异的偏见:当你和男人一样拼搏工作的时候,可能会有人说你爱显摆,喜欢拔尖,但是换成男人,就全部变成赞赏和夸奖。田朴珺说,在她这里,没有男人女人,只有靠谱的人和不靠谱的人。

在现场,她也很大方的谈起了当年轰动一时的“N线女星强吻巴乔”的事件,当时一个拥抱的姿势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变成了“强吻”,上了新闻和媒体,这让田朴珺觉得委屈,而写报道的记者之后还给她打电话说炒作的噱头不错,问她要不要再联手一次,这让田朴珺哭笑不得。

而之后,她的身上有了更多的标签,演员、作家、创业者,同时也也有更多的质疑。田朴珺说:“我对这些看得越来越淡,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她提到三件面对偏见要做的事情:一是不模仿别人,坚持做你自己,二是树立自己的职业自信,三是永远不要为“伪命题”辩解。这三点也是田朴珺成就自己的方式,被偏见的时候一味的解释没有用,但是通过真实的努力和成绩来来证明自己,偏见自然不攻而破。

Leave a Comment.